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是少年“奇才”,还是教育歧途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15 20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2岁研究基因工程,14岁日均写诗2000首

是少年“奇才”,还是教育歧途

光明日报记者 姚晓丹 唐芊尔

7月是大考季,孩子们的学习效果将接收检验。这个时候,吸引人目光的,除了高分考生,还有不少少年“奇才”。

说他们是“奇才”,因为他们有“殊为惊人的成就”。他们中有的人12岁就研究出基因对癌症的深层影响,从而攻克危重疾病;有的人1岁可以“暴走”,3岁就雪地裸跑,4岁参加国际帆船比赛,8岁就考入大学;还有的人14岁起每天写出2000首诗。

然而,当这样的“奇才”不断涌现的时候,公众评论却并不乐观。忧虑者有之,认为“揠苗助长”者有之,担心“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”者有之。

过度功利化催生“人造奇才”

如攀比一般,“奇才”不断涌现。六年级学生写出“基因论文”,有业内人士评论,“至少有硕士生水平”。风波还未曾平息,就出现了“8岁考入南京大学”的“裸跑弟”;紧接着,14岁少年每天写诗2000首就上了微博热搜。

“奇才”的“门槛”越来越高。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语文教师于晓冰坦言,从教多年,他遇到过智商超群的孩子,但绝不是今天这种水平。“首先,智力超常的孩子一定存在,但是少之又少。目前很多‘奇才’大多是‘人造奇才’,为了升学或一些别的目标,刻意营造出的假象,这样的教育偏离了儿童成长规律”。

也许他们在某一方面有过人天赋,却并没有得到扎实的锻炼。作为语文教师,于晓冰谈到14岁就每天写诗2000首的少年,他认为这不是锻炼,而是对天赋的“压榨与透支”。“有天赋的少年,可以有针对性引导,但不要揠苗助长。很多古代知名的诗人作家,穷其一生也只留下几千首作品,这个孩子一天就完成了。这个年龄的少年,如果每天能写2000字作文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。”于晓冰告诉记者。